博文资讯

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(A)


更新时间:2019-09-27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和深圳虐童事件的持续发酵,微博上关于穷人要不要多生孩子来改变命运的说法甚嚣尘上。(但因贫穷是个私人化的概念,暂时把贫穷假设为仅仅只能满足温饱或尚不能满足温饱的家庭。)

  那么问题来了,仅仅只能满足温饱或尚不能满足温饱的家庭,要不要多生孩子呢?对此群众持两种观点,一方认为:正是因为穷,多生孩子才成为了唯一的出路。

  另一方则认为:生而不养是为人父母最大的罪恶,养不起却多生孩子,是最自私的行为。

  其实,这两种说法都对。但是究竟是哪种说法更可行一点呢?现实中就有一个案例能够佐证——

  在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,有一对农民,抱着“正是因为穷,多生孩子才成为了唯一的出路”的想法,在1996年至2011年间,生了5男6女11个孩子。

  那么现在,这家人的命运彻底改变了吗?这家人的命运确实改变了——过多的孩子,让他们从穷困陷入了极端穷困之中,整个家庭一天到晚最要紧的问题就是吃喝。

  举目四望,何洪家可以称得上家徒四壁。“为了节约开支,11个小孩没买过新衣服、裤子、鞋子,都是捡来的和别人送的。”章胜子说。而章胜子家里甚至连像样的厨房都没有,整个厨房就是一口大锅和捡来的几把伞组成的。

  如何让每个孩子都能吃的上饭,这是妻子章胜子最焦心的事情。她说:“一家十几口人,每天要吃13斤米,加粗粮也要七八斤米。”

  但是,家里根本买不起这么多粮食,所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全家人一天只能吃一顿饭。

  实在吃不起的时候怎么办呢?孩子们就一起去田地里偷东西,来填饱肚子。因为章胜子的孩子经常去田地里或者副食店偷东西吃,村民都对此抱怨不已,因此都不愿意和章胜子一家人往来。

  何洪家的后山上有一座小庙,每月初一、十五和逢庙会时,都为香客供饭,章胜子经常在这些日子到庙里厨房帮着洗菜、洗碗,她的小孩也会跟来吃饭。

  章胜子说,2月16日,又逢庙会,她又去帮忙,两个小女儿也跟着去了,主要是为蹭顿饭。这天,何洪也去了。“他以前很少去的。”章胜子说,当天何洪不但吃了饭,还喝了不少酒。

  在吃喝期间,何洪与守庙人何履海发生口角,继而打斗。章胜子与其二儿子何君徽说,守庙人跑进厨房提了一把菜刀出来砍何洪,两个女儿见状去帮何洪,夺刀不成,一人拿凳,一人拿铁锹与守庙人打斗,致守庙人头部受伤,被送往医院10多个小时后死亡。

  章胜子还说,她认为何洪不应该承担主要责任。但是章胜子的说法和警察的说法不同,警方目前掌握的情况是,当天庙会,何洪带着家里的娃去蹭吃蹭喝,之前已经喝了不少酒,之后又去找守庙人何履海要酒喝,遭到拒绝,何将守庙人按在地上打。

  守庙人被压在下面,顺手抓过旁边的一把刀划在何洪头上,何夺过刀在守庙人头上连砍几刀,守庙人被送往医院抢救时已死亡。

  事件最终的结果是,何洪因为意外杀人被判无期徒刑。原本就非常贫困的家庭,因为丈夫何洪的入狱,而变得更加贫困了。

  总之,整个家庭因为太过于贫困,每日都活在满足吃喝之中,赚钱和学习,并不是这个家庭的主旋律,而吃喝则是。

  在村民眼中的何洪与章胜子,就是一个无赖的形象。但在何洪与章胜子眼中,村民则成为了需要处处提防的小人。入狱后的何洪曾提醒家人要提防小人,但是在村民看来,何洪就是那个小人。

  何洪是四川省遂宁市蓬南镇三台村村民,1996年在上海打工时带回一个安徽女人,组建家庭。此后,接连生了11个孩子,但是,何洪并未缴纳“超生罚款”,而且除了最后一个小孩给亲戚抱养外,其他孩子都上了户口。

  何洪的孩子超生这么多,还能够拿得到户口,令所有的村民都震惊了。但是对此何洪解释说:我们穷,交不起罚款,他们也就不管。

  言下之意是说,超生是被默许的一种行为。而因为超生导致家境贫困之后,章胜子甚至对记者抱怨计划生育不严格,如果严格的话,就不会生这么多孩子陷入到连温饱都无法解决的困境之中。

  但是蓬南镇一名副镇长的说法却是:当初计生部门做了大量工作,有几次已经拉到医院手术台,何洪夫妻还是挣脱了。那个女的是外省人,他们之前也没领结婚证,我们下去查他们就躲,监控起来确实麻烦。

  根据记者调查,何洪的11个孩子都是在家里接生的,并没有去过医院。一到怀孕的时候,妻子就躲进山里了,生了之后再回来,而且因为两人没有办理结婚证,所以计划生育也拿他们没办法。

  但是究竟是如村民所说,何洪夫妻是通过“耍无赖”生了11个孩子并上了户口,还是如何洪所说,“是计划生育查的不严,是可怜我们才给我们上的户口”,谁也不知道真相。

  何洪一家生得起孩子但是养不起孩子,在11个孩子的吃穿住行都需要钱的情况下,解决经济问题成了何洪一家最头痛的事情。但是何洪却想了一个办法,不仅让政府给盖了房子,社会给捐了款,还让一家人上了低保。

  何洪家境贫困,上低保是毫无疑问的,只是关于这个办法,何洪称之为:是我一个个求来的。而村民则称之为:全都是闹出来的!

  蓬南镇上述副镇长对此的描述与村民一致,他称“政府也相当头痛”。该副镇长讲述,何洪“很无赖”,隔三差五就到镇政府要补贴,如不同意就到县里信访,“我们很多时候只能息事宁人”。

  来自蓬南镇民政办主任杨燕中的数据显示,何洪一家2006年开始就有8人享受低保,每月共880元;2014年临时救助2800 元,2015年至今已救助500元;每到农忙时节,政府还帮其购买种子、肥料等;2014年3月县民政局还拨款帮其新建房子。

  杨燕中说:“我们最初的预算是4 .6万元,结果他不按规则,硬生生要了11万元补贴。你不给,他就闹,真是把政府给绑架了”。

  全村能够享受这种待遇的,似乎也只有何洪一家。何洪一家不仅得到了政府的援助,还得到了社会的援助,甚至连走丢了一只猫政府都给找了只一模一样的。

  在一家人艰难的生存状况在互联网上曝光之后,何洪差点就得到了社会的捐款——但是其他人在互联网上抖露了何洪一家之所以如此贫困的原因,而这原因,也让社会捐款泡了汤。

  但不论最后的房子和低保,是何洪“一天几次,天天拜访”才求来的,还是他闹来的,都不会改变的结果是——何洪将生得起养不起的责任抛给了政府和媒体。

  而如今何洪入狱,大女儿疯了,二儿子被开除了,四儿子被捅伤了……在这接连的变故之后,政府更是不得不接管了何洪一家人的生计问题。

  现在,在政府的帮助下,这些孩子7个在上学,其中1个初中住校,6个上小学或幼儿园。

  他们在学校期间的生活费都是由政府承担,离开学校回家,又由一名村干部负责监护。

  目前,这个大家庭每月总共有低保金880元,政府还在向民政部门申请,提高额度。每个月,当地政府分两次向何家供应米、面、油和肉,保证家庭的基本生活需求。

  类似于何洪一样,越穷越生的家庭不再少数,这些人打着“只有多生才能改变家庭命运”的理由,进行着生而不养、养儿不教,最后全归政府养的举动。

  生而不养、养儿不教还不算最恶劣的,关键是还有些父母以贫困为理由虐待、殴打孩子,甚至致孩子死亡。

  比如河南的一个农民刘明举。在31岁时,刘明举经人介绍认识了有精神障碍的李少菊,两人没有领结婚证,就住到了一起并生了八个孩子。但是对于养孩子,刘明举完全没有概念,他认为自己很穷,所以“孩子生下来给别人养,别人还给我钱,多痛快”。

  刘明举所说的这个“别人给我养大”,指的是把孩子借给小偷,每年收取一定的“租金”。他先后把自己的五个孩子借给小偷,对方用孩子做掩护,专偷超市。

  这事在我们心智正常的人听来是不是不可思议,但是刘明举却觉得并不存在任何问题。生了孩子之后借给小偷抚养,给刘明举省了很大的力气,为此他感到很开心。记者采访他的时候,他还说:

  刘明举和何洪的思路似乎很相像。外人看来是泼皮无赖的事情,自己却认为自己是“善良之举”。

  刘明举的大儿子说,他说自己从小就被捆着长大,有两年像狗一样,“拴着脖子在铁杆上”,甚至把针穿上线,从耳朵缝过去。刘明举找不到东西时,就用烟头或者开水烫他。

  但是刘明举却说:我这人很善良,我那哪是虐待,我是教育他,保护他,家里附近有水塘和水井,乱跑的话会有危险,绑起来就不会出危险。

  但是记者和村民的说法却是,刘明举经常虐待孩子、妻子。有一个孩子被烫死,一个被偷走,剩下的孩子,有的会在刘明举心情不好时被逼着吃屎——有羊的,也有人的。(可参见中国青年报等相关报道)

  这就是刘明举,他和何洪一样,拿着八个孩子当作借口天天搞上访。最终成了全县拿低保最多的人,用村干部的话说,“一年躺在床上也能挣3万元钱”,是全村保障程度最高、拿补助最多的家庭。

  村里给他盖了新房,雇人给他家打扫卫生。据中国青年报报道,他的牛在村里走失了,村干部带着六七个村民给他抓,满头大汗,他自己从旁边坐着车路过,“看都不看一眼”。

  然而就是这样的刘明举,结局和何洪很像——孩子最后归政府抚养,得到了良好的教育和卫生医疗条件。

  刘明举和何洪,大致都属于越穷越生,越生越穷的范畴之中,孩子连吃喝拉撒都成问题,但是却还是一个接着一个不停地生,最终的结果就是:生而不养,养而不教。

  而这些无人抚养的孩子,最终还是要让社会来抚养。似乎乍看之下并不公平,但是这是个无解的问题——这些孩子如果不经管教就进入社会,将来必然是社会中的一大隐患。

  所以这一切就成为了一个悖论:越穷生的越多,越多越穷……最终的出路只有一个,不是成为社会隐患,就是归社会抚养。

  回归到我们最初的问题上:穷人,究竟应不应该多生孩子?因为这个穷人的设定是仅仅能够满足温饱,或者尚不能够满足温饱的人群,因此,这个问题也可以修改为:仅仅能够满足温饱,或者尚不能够满足温饱的家庭,应不应该多生孩子?

  刘明举和何洪都认为应该多生孩子,理由很简单:穷人除了多生孩子之外,没有其他的希望。而何洪更是把希望都寄托在孩子身上,指望着这11个孩子中有一个能够发家致富,然后带动一家人发家致富。

  但是放到现实之中,这种温饱尚且困难的家庭,多生孩子的结果并不如想象中的美好。仅仅就刘明举和何洪两个家庭来说,多生孩子是一种极端自私的事情。

  首先,生孩子的动机就不纯粹。有一句话叫做,自己不会飞,生个孩子逼着他飞。但是何洪家的孩子更惨,自己飞也就算了,还要带着全家十几口人一起飞,这对一个孩子未免太残忍。

  其次,生而不养。如果想生11个孩子,就要看看自己能不能养得起11个孩子,生了之后却不养,打发孩子自己去找东西吃,这无疑是最卑劣的父母。

  最后,养而不教。刘明举生了八个孩子,但是对于教育从不关心,孩子借给小偷去偷东西,对此还沾沾自喜,着实令人心痛。

  在微博的讨论帖中,常常看到一些人反驳说:难道穷人就不配拥有生育权了?穷人当然配拥有生育权,但是生育权不代表,你可以借此而无节制地生孩子;你可以生而不养、养而不教;生了孩子之后你可以随意虐待、侮辱。

  生育权仅仅代表了,你可以享受生育的权力,而在你享受这个权力之前,必须有养育的义务——如果你不履行养育的义务,那么你也没有生育的权力。

  而落实到现实中,生育孩子的物质前提,就是达到温饱线以上。或许会有网友说,富有富的养法,穷有穷的养法。但是不论是什么养法,只要吃不饱穿不暖,父母整日里为吃喝住行发愁,孩子就不可能有良好的教育。

  更况且对于刘明举和何洪来说,如此数量庞大的超生,本来就是一种奇怪的现象——而对于刘明举和何洪来说,到底是越穷越生,还是越生越穷呢?

  两者都是。刘明举和何洪的思想,还停留在古代穷人只有多生孩子才有可能改变命运的层面上,但这一说法成立的前提是全社会的散养模式。

  在全社会都实行散养模式的情况下,谁家孩子越多成功的概率就越高。但是在21世纪散养模式已经被淘汰,取代它的是精养模式、学历制模式、才艺模式制等等……

  想让散养的孩子去打败无数精养的孩子,无异于自己不会飞,生了个孩子逼他使劲飞……他使劲飞就算了,背后还有一家十几口的拖累,光是压力,估计就能够逼疯一个人。

  所以,别说什么正是因为穷,多生孩子才是唯一的出路。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你的人生失败到除了孩子之外别无希望?自己心里应该有点数。

  不应该让孩子来扭转你人生的失败,也不应该用孩子的生命来完整你自我的生命。温饱尚且艰难就多生孩子,到底是为人父母的自私自利,还是为人父母的伟大,相信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杆称。

 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,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,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。

  微信公众平台收录了各种微信公众号,包括微信美女号、微信情感号、搞笑微信号、科技、时尚、33460.com彩霸王高手却仍发量“茂盛”,,财经、资讯等类型微信公众号以及微信文章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。

118现场开奖结果| 一肖中特| 400500好彩堂| 铁算盘管家婆彩图| 护民图库| 香港管家婆牛魔王彩图| 黄大仙心水论坛| 正版抓码王| 财神爷心水| 金码会| 118现场开奖结果| 54999本期开奖结果| 藏宝图| 港京图库| 香港挂牌| 天下彩票开奖结果| 搜码网| 11kj最快看开奖| 3439创富论坛| 01kjcom开奖|